欢迎墓志铭   免费注册 | 会员登录

暮鼓晨钟_天安堂师父的难行与能行

2018-02-23 22:32:27 天安堂纪念园 517

暮鼓晨钟_天安堂师父的难行与能行


文/邱淑绢


PS.还原历史过程,此阶段时期,天安堂师父等长老,仍使用绍字韵法号。


一九六九年五月十日这天的早晨,安定下来的静思精舍,以佛七法会开场,送走建造工程的结束,迎接堑新一天的到来。新的一天,天际边还有星儿几稀,众人在板声下,翻褥而起,将棉被卷了卷,置放一边后,旋身起来将秀丽门一拉,拉开寮房与大殿之间的隔阂,透显出殿内全景。

众人凝视的殿内全景下,垂挂于不规则水泥天花板的钟鼓鸣响……

望着那钟,绍惟师父思绪飘回到,那寻钟的过程里……

精舍大殿快盖好时,惟励法师来了,提及一座道场,当需钟与鼓,可证严法师与弟子们未知何处有人制作钟、鼓,乃委托惟励法师代为订制。

时日渐逝,大殿建筑已快完成;可那钟,仍不见踪影。讯息不发的年代,绍惟师父只知那钟在三重埔制作,没有电话,亦没有地址,不知如何连络。他思忖,与其漫无目的等着,只会徒劳而无功,于是决定亲自到三重埔寻找。

蒙证严法师应允,没出过远门的绍惟师父,就这么上了路。

他,坐上公交车,仆仆地往台北而行去。

车程花去八个小时,到达繁华都会台北时,已是傍晚。绍惟师父不知三重位在何方?得助于俗家母亲在中山北路的一位朋友,告知可坐公交车经由台北大桥头后,抵达三重的正义北路后,再下车。

可,未识他乡路的绍惟师父,公交车坐过了头,待下车时,夜色已降,他茫茫地未知身在何方?遇着人就问:三重哪里有人做大钟与大鼓?路人回说:有哦!但是在路的另外那一头。幸亏路人热心指点,绍惟师父循着路一直走,经过四个十字路口,看到一间小土地公庙后,逢人再问。

这里是否有间土地公庙,附近有人翻砂制作大钟?

有啊!路人再报,绍惟师父再次循路,找着土地公庙后,再问遇着的人家:这附近有人做大钟吗?

有。再经指出正确方向,绍惟真找到了做钟的厂家。

绍惟师父勇敢上前借问:我是花莲来的,是否有位惟励法师订了一口钟?

有!有!

听到这回答,绍惟师父一颗担忧紧张的心,顿时忘了一路跋涉的辛劳。

工作坊里的人指着那钟说:惟励法师订的较小,若您们那边要用,多个半尺,大一点会较好看。

仅仅增大五寸,却需五千至六千元。这笔不小的数目,绍惟师父想得请示师父才行。他得打电话回精舍,想到了派出所里会有电话,问那工作坊里的人:这附近有派出所吗?

没有。您再过去一点,有一间分局。

绍惟师父再次提起疲惫但勇敢的双脚,边走边问,边走边问,终于找到三重埔分局。

走了进去,他表明要借电话。

要做什么呢?局里的警察先生问。

要打去花莲佳民村的派出所。绍惟师父回。

打去派出所要做什么?

我们住在派出所旁边,有紧急的事要找我们家师父,要麻烦派出所的主管请我的师父来听电话。

三重埔派出所的警察心肠好,赶忙打了电话到静思精舍旁的佳民村派出所,拜托值班的警察,请普明寺的那位师父来听。

证严法师就这么与弟子接上了线。师徒俩决定加大五寸会较好后,一口钟,就这么地上了线制作。

可找到了钟,鼓的下落又是个问题?绍惟师父再问工作坊的人:附近有做大鼓的吗?

您就从那里走,那里走......工作坊的人一样古道热肠,为绍惟师父指着路。

绍惟师父再提起疲惫而勇敢的双脚,依着所指的路一直走,直走到了三重国民学校斜面街,总算让他找到元祖新庄锣鼓专家──正福美行。

惟励法师代订的鼓,真的就在正福美行制作。绍惟师父和钟、鼓坊的人敲定了交货时间,完成时交由许聪敏老居士经营的花莲货运,运回了静思精舍,如实地垂挂于精舍大殿内的天花板下。

晨晓鸣钟破除长夜,警觉睡眠;晚暮鸣钟,唤醒世人,破除昏闇......


本文选自《静思电子书——旧法新知》